憶拾中國語言文學系20年的點滴/謝鳳美

謝鳳美(1980年畢業)

轉眼間浸會大學的中國語言文學系已創系55年了!

小巧的校園

1976年入讀浸會學院四年制的中文系,當時校園是很“小巧”的,不同功能的教室都在咫尺間。站在主樓的中文系位置,可以俯瞰213室,憑欄眺望校園的小樹林,正前方的謝再生館,還可以窺見大專會堂及對面的小教堂;圖書館也在視線範圍。

少有的情味

難忘初入浸會學院時,中文系系會學兄學姊的關愛。他們主動在開學前用小組形式,協助我們了解課程,中文系會還會安排學姊學兄帶領我們研討功課。

中文系的老師都很和藹可親,卻又富個性。我們常在課餘向老師請教學問,甚至與老師郊遊。

很記得衣衫永遠燙得筆直,每次都會用潔白的手拍抹乾淨座椅才會坐下的胡應漢老師;詩才驚人,每個星期都能批好我們的詩作的何敬群老師;在大一及大二仍然會要求我們作文的曾錦章老師;永遠都和藹可親,笑容可掬的羅思美老師。還有很多當時聞名的學者:涂公遂,司馬長風,劉家駒,汪經昌,韋金滿,當然還有系主任徐訏,都是各有專長。遺憾的是1980年我們畢業時,驚聞司馬長風,劉家駒及徐訏老師都在暑假時先後與世長辭了!

很難忘最後一年來了位年輕可親的張壽安老師,張老師就好像我們的姐姐般親切,常在課餘與我們討論諸子思想,直至日落西山。

小型的人間樂土

當時圖書館只有幾層,要找個座位談何容易?於是飯堂,特別是謝再生館天台的騰雲閣(SNACK BAR),就成為我們的聚腳點。我們修讀“詩律”的同學,最喜歡坐在騰雲閣,仰望天邊的晚霞,一面朗讀詩歌,一面培養創作詩篇的靈感,說不出的快樂!

謝再生館靠近無線電視台一邊的小樹林,我們空堂時,常圍坐一起,或研討功課,或一起彈結他及唱歌,盡享儒雅之樂!

還有一處不起眼卻又人人能見到的地方,就是謝再生館旁邊的羽毛球場。很記得大學一年級時,我總在上中國文學概論課前在那裡打羽毛球。胡應漢老師每次看見我滿臉通紅的樣子,總是搖搖頭,笑著的說:“你這個寶貝!”

少見的時光匯流

1992年學院為正名大學前的同學開辦“學位補讀班”。兩年晚間補讀課程不可謂不艱苦,然而匯聚了歷屆中文系同學,擴闊了中文系同學的校友圈,至今我們仍不時聚會 。

有幸可以成為第一屆中文碩士生,最後只有12位同學畢業。第一屆中文碩士班同樣匯聚了歷屆中文系高材生,還有來自別的大學機構的同學。著名學者王子平,陳永明就是那時的老師了!

  月移風峻嶺邊,

  陽似水匯城前;

  中庭動地潛龍躍,

  文武寧為善少賢。

今天浸會大學的校舍擴大了不止一倍,設備完善;中醫藥學院也成立多年了!我們這一代浸會大學中文系的學生,穿越1976到1996年漫長的20年,見證著浸會大學及中國語言文學系的蛻變啊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